總瀏覽量

2014年5月8日 星期四

2014.04.27(日)【動腳動手˙野孩子】林鳳營.六甲 「枸杞阿嬤的故事」

/ 陳冠彰
我結婚那年沒有錢,因此我先生去「貿鳳梨」【注1】(承包今年鳳梨田的收成權),那塊田「一甲(當)」【注2】,需要一萬元,阮翁(我先生)去跟人家借五千元,而我自己去賣我結婚時的金飾,賣得五千元。

然後我們去「貿鳳梨」一甲一萬元,我們找了五個人去「貿」了五甲的鳳梨田,那個要「貿」田給我們的人很「夭壽骨」,鳳梨田都水分不足葉子都枯葉快死了,就是這樣她才要「貿」給我們,但是阮翁不懂,回來的時候才跟我說:「阿枝阿枝我要一萬元,我要貿鳳梨田,朋友找的要一起合資的」,阿嬤說我們家也沒有一萬元,不然我們分開湊錢,你去借5000元,我來賣我的嫁妝的金飾看能不能湊5000元。
阿嬤說到這裡很心疼地說:「你知道以前我賣少嗎?以前的金飾是跟著稻穀的價錢300這裡不清楚多少單位的金子是300元再查證),「夭壽骨」為了湊5000元拚了好幾兩金子才勉強湊到的,我的項鍊、手鐲全部的賣了。
籌完錢後我跟阮翁說,你帶我去看看鳳梨田,因為枸杞阿嬤年輕的時候就跟著家人在家務農,阿嬤年輕的時候有到田裡種過稻田、甘蔗、菜葉類的,因此阿嬤想去看看鳳梨田狀況。
阿嬤到現場之後直說完了~完了~鳳梨田的鳳梨因為缺水都已枯黃了,這該怎麼辦?這該怎麼辦?阿嬤說因為鳳梨田是位於山上取水不易,加上之前的地主已經施肥了,現正是需要水分的時期卻遇上缺水,阿嬤說看了都快要昏倒了,因為如果這片鳳梨田都枯死了,那他們投入的一萬元就全部不見了,但是這一萬元當中有五千元是借來了,因此他們便立刻會負債五千元。
枸杞阿嬤當時是背著大兒子跟枸杞爺爺去看田的,阿嬤看完後她開始禱誦說:「天公伯天公伯請你就好心一點,幫忙幫忙我們吧。」不知是禱告有效,還是天無絕人之路,枸杞阿嬤說三天後果然下大雨,因為之前地主剛剛施完肥而以,加上下了大雨,整個鳳梨田(五甲地)的鳳梨整個像是灌了氣一樣,快速的都長大了,而且還長得非常漂亮,每顆鳳梨都又大又肥的。
枸杞阿嬤說那個「貿」給他們的那位女地主看到他們大收成很酸的跟枸杞阿嬤說:「哎呀你們貿鳳梨的可以娶小姨(小三)了」。枸杞阿嬤說那次的收成之後,扣掉本錢每個人都賺了兩萬多元,但是採收鳳梨的工都是自己去挑的,一個人一次挑80斤(近50 公斤)都挑來山下,然後外銷到日本去賣的,阿嬤說一天都需要三台鐵牛來運送,那時候忙到都沒有空吃飯。
但是未採收的鳳梨田還是要持續地澆水阿,距離挑水的水井有六七樓高度的坡要爬,但是那時候阿嬤已經懷孕了不敢走那麼遠挑水,附近有個四五十歲的阿伯見狀便說我來幫忙你們挑水,妳快回去煮飯吧,阿嬤說那時候忙到也沒有時間煮飯,都是把發育不好的鳳梨或是有碰撞到的部分削掉,把鳳梨當成午餐一直吃到飽呢。
另外阿嬤還說了那時後的辛苦故事,她說:「那時山上的鳳梨田是崎嶇不平的,有一次挑著鳳梨走的時候,不小心踩到小坑洞,人向後跌倒而身上挑的竹扁擔就壓到胸口,因為兩旁都的竹籃都掛滿了鳳梨因此整個人被壓著不能動彈,甚至有點呼吸不順暢,我只能躺在地上一直喊救人噢救人噢」,還好那時候阿嬤的先生也挑著一扁擔經過,急忙的把阿嬤扁擔兩側的竹籃卸下,再把扁擔拿出來,阿嬤直說那真的是很好運,如果扁擔壓到肚子就不堪設想了,加上那時候已經快要生產了,整個人向後跌到一時間也爬不起來,現在的人如果懷孕了怎麼可能去做這個粗重的工作呢?阿嬤這樣問著?
阿嬤說後來他們拿了賺到的數萬多元,製作了甘蔗攤車,阿嬤一直說那個攤車的製作費用,可以買當時候的地兩分田。由於那時候並沒有專門在製作攤車的工廠或是店家,因此整個攤車是由阿公自行設計的,攤車頂端是一個人作,中間的部分是去工業區找不鏽鋼工廠壓模而成,下端是由另外的冷卻系統工廠負責,總之整個攤車是由五個不同的部分所組成的,總共花了好幾萬元。


阿嬤說開始作甘蔗攤車的生意之後,恰恰好遇上地區農地重劃(將畸零地裁成方直),但是農地被重畫後反而是還要繳錢,因此那時候的當地人每戶人家都很窮,阿嬤說甘蔗攤車剛賣時曾經只有一天賣過三罐的慘淡生意,因此阿嬤跟爺爺說這該怎麼辦?我們有四的小孩要養,加上家中還有兩位長輩,爺爺奶奶焦慮到不行,阿嬤為了賺錢一天賣三罐也是去擺攤。阿嬤說那時候的營業時間是從早上九點一直賣到晚上十二點,中午會抽空回家煮飯給小孩吃。(阿嬤說開業之初每天只有休息三四個小時,其它的時間都在工作)。

攤販開始除了甘蔗汁之外,另外也有賣枸杞茶,阿嬤說光賣甘蔗汁怎麼有辦法生活呢,而枸杞茶是枸杞阿公去當空軍的時候,同梯的夥伴家裡有人種植枸杞,後來退伍後去跟他拿種的,拿回來後阿公也是試了很多次才慢慢修正成為現在枸杞茶。
另外阿嬤還經驗得分享說,目前台灣很多枸杞,其紅色的部分是用染的,因此有的燉煮起來的水會有點紅紅的,阿嬤說我天然枸杞其不會那麼紅。而阿嬤家的枸杞茶是用枸杞骨(莖)去熬的,過程需要燉煮到整個枸杞骨的外膜都可以,用手指搓開為主,阿嬤唯有如此其枸杞莖的髓才會燉煮出來。由於需要燉煮三個小時因此每個禮拜都需要用到五桶瓦斯,阿嬤說一個月的瓦斯費都上萬元,在沒有瓦斯之前早年都是用木麻黃的木頭去當成燃料的,但這也是沒有辦法,因為時間熬的不夠枸杞茶就不好喝。
如果有親自到枸杞田下田過的就知道,枸杞莖都有很長的刺,因此阿嬤也在說現在要花錢請人家來幫忙採收枸杞莖,整個村落只有三個老人家願意幫忙,曾經有幾次年青人來打工,但往往都一天之後就沒有再來了,原因是回去手掌、手臂都被刺的腫脹,只剩下幾位老朋友,願意來做這老人工了。那對於被枸杞刺到之後,阿嬤說他們習慣都用「煙油」去塗抹,幾經了解原來「煙油」應是「樟腦油」。

阿嬤賣很多年的甘蔗汁之後才開始賣檸檬茶的,因為一開始那麼多種類,在準備上有點困難,那陣子都是早上三點就起來燉枸杞茶了,用完之後馬上就要接著削甘蔗了,都十一點才有辦法吃早餐,那時候不僅僅是把攤車推去市場賣而以,而是枸杞阿公推去賣枸杞阿嬤騎著摩托車,載著枸杞茶去村莊裡面進行外送,固定的訂戶阿嬤說每戶人家都是兩罐,每天都需要外送到兩箱枸杞茶跟甘蔗汁。
後來因為客戶的要求說需要,因此才會陸續的新增目前看到的檸檬茶跟綠豆湯。
阿嬤要做到什麼時候,阿嬤說也不知就一直作,作到不行了在休息,現在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拼了,現在一年都會休息個幾個月,不想做的時候就休息,有空閒的時候就跟阿公出國去玩,說這這裡阿嬤說他們去過好多國家噢~過內更不用說,光是大鵬灣就去過四五次了
期待

有時候,想要找出一種快被遺忘的味道;有時,期待不經意的發現一種新的味道。
我很期待這次的動腳動手可以帶孩子認識一個「新」的老味道,而我更期待透過孩子的參與可以為這個味道留下一點美好的紀錄,同時也希望五年或是十年後,這樣的老味道還是可以持續的被品嘗傳承下去。

【延伸閱讀】:

【部落格文章】
2014.04.27(日)【動腳動手˙野孩子】林鳳營.六甲「阿嬤的飲料攤」@ 記錄

【相簿】

附:阿嬤的妙語
1、「要是有錢就可以飛過烏山嶺,要是沒錢連家門前的門檻都跨不出去」。
2、「第一八田能(gau3)想計,想起技術作堰底」,阿嬤說早年建造水庫的時候,初期完全沒有機械,都是用人工去挖掘的,因此需要許多大量的人力,因此每個人都有工可以做,阿嬤那時候已經出生了但是,還太小不知道,但是據阿嬤說她的父親亦曾去幫忙挑土作堰底,曾經說過那時候挖得很深的時候,土牆曾經崩坍過幾次,因此有許多村民都被壓死,

【注1:「貿」(bau3: 承包、包攬。口語地講類似「實體化的期貨」,在農作物種植完後,常有人會去「綁」一區田、或「貿」一區田來照顧再收成。常見的有玉米、甘蔗、等想得到的農產品均有人以此方式進行「貿」或「綁」的交易。

【注2:「一甲(當)/(冬)(tang)」:通常再指稱農地面積大小的時候,我們只是單獨的去談及「數字+計量單位」如:五坪、一甲等,但阿嬤在此的因為上下文的關係,選用「一甲當」,必須承續上文解讀,由於阿嬤談到的是去跟人家「貿」一塊「一甲當」的田,因此「當」不能簡單的是為一甲的語助詞,話語的內在意思是「那一塊一甲地,當下的使用權」,那個「當」下還包含了地上所有物,而這裡的地上所有物指涉的是「鳳梨」。另有聽到老一輩的是說「一甲冬」,其意思談的是這一甲地,今年地上的農作物收成都是歸於「貿」或是「綁」的人所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