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

唯命是寶-來自台灣的聲音

陳冠彰
20154月,經歷過太陽花學運洗禮的我們首次拜訪沖繩,在日本友人Lika 桑的帶領下,我們沿著公路拜訪了幾處抗爭現場。對台灣經歷過24天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們來說,這兒所進行的靜坐超乎想像的「長久」。






現場遍佈抗議的各種布條,我的目光卻停留在帳篷內的一張肖像上,裡頭是一位皮膚黝黑、滿面笑容的老先生,而相片前頭放著一根香煙和一杯酒,經由安次嶺雪音小姐的介紹,得知照片中的老先生剛好去世滿一年,老先生來自日本本島,抵達抗議基地不久後,他決定每天站在路旁對經過的行人與汽車喊出:「謝謝你!」,我試著去揣測這句簡單的話,是以什麼樣複雜的心情被說出的。


另一個同行的夥伴閱讀起森住卓先生的攝影集,乍看下是家庭的紀錄影像,但在細讀之後感受到影像內透露出「活著」的這件事,這裡的「活著」並非單純的指向這個家庭的成員,影像內部有些什麼,把「活著」的概念擴及到與其共存的生物,甚至是生活的居所—高江的森林。

打開相本我看到一個孩子正要躍入湖中戲水,一個頭戴白色花圈的女孩露出最燦爛的微笑,這個微笑散發出綠色寶石獨有的光芒。這聚落因坐落在一個偏遠的郊區,保留了沖繩最珍貴的自然森林資產。在如此情境下怎麼會有直升機螺旋獎壓迫性的噪音,怎麼會有枯葉劑的化學武器入侵。美軍以熱帶叢林的戰鬥訓練為目的,於1960年開始他們召集這些純樸的百姓作為共產越軍的假想敵,共產越軍的形象完全無法套在我目前所見的這個家庭,難以接受。

安次嶺小姐說那位老先生帶著某些複雜的情感來到這裡,而現在,我們透過攝影集,欲將這份「活著」的感動帶回台灣。翻開扉頁,我們請安次嶺小姐在上頭題字,只見安次嶺小姐在森住卓先生題的「唯命是寶」旁寫下「生命的森」。他們要的其實只是很單純的一個生活形態,與自然和平的共處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