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2015.05.27(三)【區域地理學 - 新庄仔 白沙王的故事】

00. 關於「區域地理學」
從回嘉義開始教學之後,我開始了對於嘉義的認識,除了「嘉義」是我定居的城市之外,一方面我也想藉由爬梳嘉義的地理空間與歷史文化的過程中,透過對嘉義的認識作為一種方法,開啟連結其他地方的關係,或許可以這樣說,人對人的剝削來自於人對自然的剝削,那反過來講,人對人的認識或許可以先從認識身處的環境開始
01. 新庄
「新莊」是以血緣、親屬關係作為部落聚集的開始,早年居民幾乎都姓「羅」,翻查文獻提到新莊的居民早年是居住於八掌溪畔的「下角寮」。
「寮」當為「寮舍」,但是「下角」是相對於那個地方不得而知,後翻查台灣堡圖後發現,在日治1989二萬分之一台灣堡圖中,「下角寮」是位於八掌溪的轉彎處,恰恰形成一個河角,我推想「下角寮」的「角」是否以八掌溪轉彎角作為空間上的相對位置點。


但是我花了一個上午翻查地圖後我困惑了,因為在日治1889二萬分之一台灣堡圖 中「下角寮」被標誌有兩處,分別為八掌溪的轉角處以及現為彌陀路尾的「草地尾」左側,我一直我法確定早年羅姓家族是從哪裡搬遷的,但後來我從1921年的兩萬五千分之一的地形圖中找到「頂角寮」三字,但是「下角寮」則是不見,反而是原「下角寮」的位置出現了「新庄」。而上一年份的地圖,1920五萬分之一地形圖(總督府土木局)一如1989年的地圖一般尚未出現「新庄」一地名。

因此如果說依照文獻記載:「有一年暴風雨侵襲嘉義,八掌溪水氾濫,下角寮的房屋、田園都被洪水沖走,居民集體遷移至「北方」一公里處的田園居住,將新的居住地命名為「新庄」,而下角寮從此被稱為「舊庄」(台灣地名辭書卷20229)」。那麼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下角寮」一詞應從跟河川的相對位置而命名的,而其位置應為八掌溪轉彎處的「下角寮」,其居民應為1920年前便搬遷至「新庄」現址。(如果可以查到八掌溪於1920年代前後的氾濫記錄更可說明)。
02. 讀圖與規劃路徑
我今天準備了四張的地圖,有兩張是從學堂到白沙王廟的「市街圖」、另外一張則是市街圖跟台灣堡圖(1989)的疊圖,最後一張則是台灣堡圖(1989)的原圖。

今天從「讀圖」跟「規劃地圖」開始,我先請小孩拿出市街圖,先在上頭找到學堂的位置,以及「新庄」街口的位置,我們先在這兩個地方標誌出兩個紅點,隨後我請鍇鍇跟小宇討論這兩點的路徑該如何規劃,我跟小孩說今天的路線就由你們規劃帶路,我只給你們地圖上的三個點,要想辦法把這三個點串起來,我今天會在後頭跟你們走。走錯了也沒有關係,當然可以的話希望今天可以順利的抵達我們的終點站,白沙王爺廟。
「市街圖」是小孩比較容易理解的地圖,因此他們很快地就可以閱讀,但如何找到我們目前所在的位置則是一次比一次快,因為每次上課都會給小孩數張不同版本的地圖,在每次的尋找過程當中,小孩漸漸地習慣先找學堂附近的大地標,如興嘉公園或是興業西路。

但是如何規劃一條路徑,這樣的練習則是第一次,我跟鎧鎧、小宇分別進行路徑的規劃,畫好後我們開始討論,鍇鍇首先問我說我怎麼規劃路徑的,我為什麼想這樣規劃的?
讀過鍇鍇跟小宇規劃的路徑,發現他們的規劃有兩種極端的方式,一為最短距離另一則是繞來繞去的最長路徑,我回答鍇鍇,我規劃路徑首先會注意到的是,我會避開大條的路,原因有二,一為安全的考量,其次小條的巷弄內往往會有一些我們想不到的驚喜。
而最後路徑的決定是由鍇鍇跟小宇一起討論過後,合併兩方的路徑決定的。
03. 下雨天的裝備
上週嘉義適逢連日的「暴雷雨」,諸多考量後休息一次,但小孩哇哇的叫,直嚷著穿雨衣即可,因此上週便答應小孩這週無論遇上什麼樣的風雨,我們都正常上課。小宇今天一來學堂便說他帶了把骷髏頭雨傘急著要跟我分享。而鍇鍇則是選擇最輕便的雨衣來擋今天的風雨,而我自己則是準備了一隻超大支的雨傘抵禦風雨。還下著風雨呢,該怎麼辦?兩位小孩齊聲就出發吧。
   

走了半小時候雨勢變小而鍇鍇也全身是汗,因此鍇鍇放棄繼續穿著雨衣,連忙脫下,而一旁的小宇則是很貼心的立刻地把雨傘舉在鍇鍇頭上一起共用。


04. 路上觀察


這兩位小孩已是學堂的老生了,因此出了門口後便開始自行看著自己規劃的路線前進,而沿途的景物也不斷的吸引小孩的注意,首先引起小孩注意的服飾店門口的遊樂器材,小孩問為什麼賣衣服的門口會有這樣的遊樂器材?
未待我開口,另個小孩已經答說後面的衣服是給小嬰兒的吧,我想應該是小嬰兒來的時候如果哭鬧的話,媽媽可以把小孩放在遊樂器材裡面,讓他可以不要哭,然後媽媽可以繼續幫小孩挑選衣服,另個小孩說那有沒有可能是,這裡有多家都在是賣嬰兒衣服的,但是只有他們家有玩具,因此當家長待小孩經過的時候,小孩子就會哭喊著想要玩玩具,然後就會在這家店門口停了下來,然後家長就有可能會去看他們賣的東西,然後他們的衣服就有可能會賣出去了,恩~聽起來以也很有道理~
那你們想玩嗎,不待我發問問完兩位小孩已經跑到前頭去了,倒是我好像好久沒玩了,摸摸口袋身上也沒有零錢,就算有零錢我好像也不能怎麼樣噢~我暫時把思緒擱置在模型飛機之上,快步的追上小孩。

小宇這張很可愛,小宇說:「鍇鍇你吃餅乾不要讓我看到,不然我會很想吃」。說罷,小宇便以手遮住自己的視線,盡可能的不要看到鍇鍇正在吃的餅乾。
   


路上跟著修車場前的八哥完了一陣子,小孩跟八哥反覆的重複你好嗎~你好嗎~學完八哥講話後,我們很認真地討論如果地面上這片乾的空地,究竟剛剛是停著什麼,小孩絕對不滿足於剛剛停的是一臺汽車的說法,兩位小孩寧可告訴我那是停著一台長方形的飛碟,而現在飛碟還正在這片乾地的上空盤旋呢,沿途也看了幾間看起來有相當年紀的老房子。


而後來我們沿著中油溶劑廠的外牆步道行走,而那最吸引小孩注意的是究竟煙囪有幾根,第一次我們數的時候只有九隻,而後轉了一個角度後再數,小孩最多數到15支煙囪,好多噢~小宇跟鍇鍇用很驚訝的口氣說著,有十五支煙囪呢,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的多。



05. 白沙王的故事
話說
今天除了拜訪新莊這個嘉義的單姓村落以外,另一個重點則是拜訪「白沙王廟」,廟宇最早創建於1915年,是由羅姓的族人一同出資興建,當時最早是作為宗族的祠堂之用,而後一直到1979年重建時,廟名才改為「美源白沙王」。
逃難
我們家族早年是住在中國南方沿岸的,清朝中後期開始有幾位族人鼓吹要遷移至台灣去,台灣在哪裡?台灣究竟有什麼,我們都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幾年故鄉的人生活越來越辛苦了,我們幾乎是有一餐沒一餐的。
聽說那年適逢村庄雨季期間大旱,眼看快要收割的稻糧乾枯了,就這樣看來,年底的冬天肯定要鬧出大災難了,搬去台灣的族人又再度地託人帶信件回村里,極力地鼓吹族人一同到台灣開墾,望著外頭歉收的乾糧,家族中的代表人羅老爹嘴巴嚷著,遷了~遷了。就這樣大家連忙快速地收拾各自的家當,便開始遷移了。
遷移的過程也不是那麼的順利,小孩及老人們因為連日的趕路身體都出現了不適,頭痛、嘔吐、身體發燒的症狀各有,甚至我們還被地方的清兵盯上了,因為那時候我們的國家並不鼓勵我們攜家帶眷的向台灣移民,他們只允許男生單獨出門,不能帶小孩老婆一起過去,但是那時中國真的是不好生存,因此我們決定偷渡。
不知道消息是怎麼走漏的,總之我們快到跟船家約定的偷渡的前一天,官兵開始從後頭追殺我們,派出去打探消息的族人說,官兵大約在幾個小時就追到我們了,明明就快要成功的遷移出國,但後頭的官兵也追得很緊,正在焦慮的同時,又有族人傳回消息,後面狂風大作,塵沙漫舞飛天,阻擋了官兵的視線,混淆了前行的路徑。
而我們的祖先也因此順利的搭上船遷移至台灣,我們的祖先為了感念砂子的救命之恩,於是把地上的白沙捧了起來供奉祭拜,並跟後代的子孫說:「此乃吾家之恩公,後代子孫應當慎記今日之事」。
當初我們是從西岸登陸,登陸後我們一路向東邊山的方向前進,初遷移人生地不熟,因此我們選擇靠近水邊的地方居住,那是一條河的轉彎處,河流的轉彎形成了一個角度,也因此也有人別稱我們是住在河流轉彎的下方,于是有「下角仔寮」這樣的稱謂出現。
但幾年後我們遇上了大水災,由於我們居住的地方是河流的轉彎處,連日的豪雨造成河道來不及把水排到下游去,河水就這樣硬生生從轉彎處漫流出來,隨即沖毀了我們的房舍、田園。
洪水過後我們又往上方搬去,就是現在白沙王廟的四週,族人開始在這裡定居下來,也因為這是後來才形成的聚落,因此被附近的人稱為「新庄」,數月過後,附近的親戚大家開始討論建造祠堂紀念祖先以及白沙王爺公之事。也就是我們今天要去的白沙王爺廟的地方,由於當初帶我們來這裡的長輩是「羅美源」先生,因此後來那地方又被稱為美源里(祖先)或是新庄仔
06. 進廟
  


小宇從一樓進廟的時候還很認真的告訴凱凱說:「要從右邊的廟門進入,中間不能走,因為中間是給神走的」。進到裡頭之後,首先吸引小孩的是范、謝二將的大神偶,小孩非常的好奇他們的故事因為我花了一些時間跟小孩介紹。
二樓吸引小孩注意的是白沙王爺,只見小宇熟練的拿起了茭開始跟白沙王對話了起來,首先小宇問說旁邊的是牆壁上的動物是「麒麟」嗎?因為小宇之前有參加過麒麟尾古道的旅行,一直對「麒麟」很感興趣,只見他茭一擲一正一反的確定。
然後家宇很高興地說,這是我第一次好好的看麒麟。再來問了第二個問題是,真的如故事說得白沙王在在羅姓家族逃難的時候,你救了那個老伯伯嗎?白沙王也給予很肯定的回答。再來他問的是兩邊的「麒麟」長的是一樣的嗎?王爺給予否認的答案,小宇才結束了的「與神對話」。
而小孩鍇鍇呢,則是神神祕祕的拿起茭問了又擲,擲了又問,我跟小宇問鍇鍇你再問什麼的時候,鍇鍇都說那是秘密不能隨便亂講的。





07. 不想回家的小鳥
冠彰我想跟你借電話,我要跟媽媽說六點來接我,我覺得時間太短了,可是我們還不想回家,鍇鍇跟小宇說了一樣的話。


尚未想到如何回應「不想回家」這詞,前方傳來一陣喧鬧聲,走進瞭解發現原來有戶人家的小鳥,在剛剛忽然逃脫籠子向外飛走了,但小鳥也不飛遠,就只是原屋主上頭的,而主人則是非常用力的敲著碗,一直呼喚小鳥回來。而我跟小孩們看了一陣子後便決定今天行程可以結束了,未知兩位小孩是否也祝禱著,風沙暫時阻擋我們的去路,讓時間再多一些好好的在「新庄」走走。




相片集:

2015.05.27(三)【區域地理學 - 新庄仔 白沙王的故事】 https://goo.gl/zPbzo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