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2016.02.24(三)【區域地理學-八掌溪初探】

1.八掌溪畔的老房子
位於嘉義南端的八掌溪現貌
其實已經注意這個區域很久了,很早便聽家人提己,只要是颱風下雨這裡必定會淹水,最高的紀錄還曾經淹過一個人高的高度。路旁有一間看起來很老的房子,在次的引起我跟鍇鍇、阿牛的關注是因為我們注意到,房子前的水溝把房子團團圍起來了,而且水溝的高度約莫是房子的一半在高些,也就是說未來當這裡馬路蓋好的時候房子是在馬路之下。
百年古蹟被水溝圍繞

因此今天再次路過的時候便跟小孩約定好要在這個點四週走走繞繞,看有否可能對於這裡或是房子的歷史在多瞭解一點,待我跟小孩站立于這房前時,小孩俏皮的唱了:「我家門口有水溝,水溝比家高…」,我們繞著房子尋找適當的地點拍照紀錄,突然有位大哥靠近了過來,小孩跟我習慣性的點點頭打招呼,鍇鍇也大方地說你好。


我們跟陳大哥聊了起來,原來陳大哥是目前房子的有擁有之一,我們問陳大哥說為何這間房子四周圍會被水溝所包圍著,陳大哥開始從這棟建築當初是市府認定的三級古跡,市政府當初是規劃這棟房子,因此市府告知認定古蹟還包含四週四分多的地要一起納入規劃,政府會給予一百出頭萬的費用,但是經過考量他們還是拒絕了。陳大哥說:「現行的『文資法』對於我們捐贈者並沒有任何的有益處,只會說誰誰誰捐贈給市政府,但是如果我們沒錢的話,叫市政府幫的時候,我們可以去中山路買一棟房子嗎?舉例來說文化路那裡的土地銀行,目前一坪五十幾萬,市政府說我們捐出來要給我們一百多萬,拿去那裡連四根柱子也買不到。
但新的都市規劃(為了防範水災)路面會抬升許多,因此原本打算請人把房子抬升後往後移動轉個方向,但是請人家來評估過後需要花200多萬,考量到目前的經濟狀況,陳大哥暫時就讓房子維持原樣保存,但是房子不往後移動,道路的某些部分勢必會穿越房子的一邊,因此只好忍痛把房子的一邊(右側)拆除。因此房子目前便成了現貌。
2. 蓋房子的人
這間房子是從日治時期所蓋的房子,是溪底這裡可稱之為古蹟的房子(符合三級古跡),至目前為止已經135年了。
當初我曾祖父是在彰化永靖開輾米廠,後來才舉家搬遷來嘉義。這房子當初是由曾祖父找彰化鹿港的老師傅蓋的,當初為了蓋這棟房子錢還不夠,差了170元,那時候還跑到水上、南靖那附近去跟人家借錢,那個人算是我祖父的朋友,當時候我的曾祖父叫我爺爺去跟他借錢,當時候是借了170幾元,借一間不夠,總共要去借五間。後來我爺爺在水上看到人家在玩「撚骰仔」lián-tâu-á),也下去玩了一下,結果把輸了很多錢,回來被我曾祖父打到快要半死。這棟房子那時候(日治時期),前前後後總共花了兩千七百多元(尚未知如何換算)。
說完陳大哥說到,當初拆除房子一角的時候,有位嘉義的朋友跑來跟他要除下來的磚頭,他說那時候的磚頭跟現在不一樣,比較大而且比較硬,加上早年沒有鋼筋水泥的工法,因此蓋房子都是靠真本事,水泥師傅的疊磚頭的功力一流,一塊接一塊中間水泥扎扎實實,房子蓋好後磚頭中間都沒有縫隙,潑水也不會滲進去,陳大哥還很自豪地說這房子可是經歷了許多大小地震的考驗,就當初九二一地震搖完後還是毫髮無傷的,因此他很自豪地說如果未來大地震後,這房子真的垮了我相信嘉義市中心的房子大概也倒一半了。
中間看到的小磚頭是因為牆的長度關係,磚頭無法剛好因此小塊的磚頭是為了尺寸而個都加上去的


大哥邊說明邊拿現代的磚頭跟日治的磚頭比較

陳大哥一邊說明磚頭的形式,一邊請小孩去前頭拿當代的磚頭跟以前的磚頭作比較,陳大哥說以前的紅磚比較大塊(長、寬、高都較現代來的大)而且硬度也比較高。
早年房子梁柱間都是用木卡榫接起來,彼此在用藤去綁固定彼此

這棟房子裡頭原有的椅子都被後代要光了,以前的椅子是檜木製均是用卡榫結合起來,沒有用到任何的一根釘子。據陳大哥說早年親戚回來的時候,都會跟他們說你們的椅子或是傢俱,是(我們的)阿公留下來的,給我們一兩樣當成紀念吧,因此就這樣慢慢的東要一些,西要一些東西就都四散了。

3. 溪底的土地公廟
這裡的土地公廟(福吉宮)很是久了嗎?現在看到的是新的,因為道路拓寬新蓋的,舊的那間拆掉了後來市府花了兩百多萬給我們遷移。關於這間廟有兩個重要的一個是土地公、一個是地基主。
嘉義溪底福吉宮

當初土地公是在百年前村民在八掌溪畔的沙洲旁撿到的,當時土地公以及地基主的石碑都一起卡在沙洲上,那尊土地公當時候很靈驗,很多村民甚至是我的爺爺,晚上都曾經看見一個老人家拄著拐杖廟附近散步(大家都認為那是土地公的化身)。有一陣子那尊土地公被人家偷偷的請走,後來才又被抱回來的,這間廟從我曾祖父在就有了,因此我估計最少也有150年以上了。

從八掌溪畔迎請回來的百年土地公像(其雕法祇古樸,臉形較圓滿)

從八掌溪畔迎請回來的地基主位

但是現在年輕人都不聽老人家的話,把很多神祇一起供奉在廟中(把三太子、五府千歲等神移入),老人家會覺的這好比是乞丐趕廟公,原本我土地公住在這裡好好的有間自己的廟宇,但是現在有了各路不同的神移入,土地公可能會覺得不舒服而離開,因此土地公後來沒有那麼靈驗了。當地的老一輩的人都相信因為神格的不同,土地公應該是單獨一間拜就好了,你如果有其他的神,應在另建廟宇恭奉,而非混於同一廟中。但是現在這些老一輩都不想管廟宇的事情了。
更早之前八掌溪畔我還有印象有一塊石敢當,專門在檔八掌溪的河水,那時候那塊石敢當都很有效,後來因為開發石敢當不被當一回事的被剷除,現在就下落不明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