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

關於魯熟肉(一)

1.
小時對於「魯熟肉」這三個字,完全沒有任何印象的。但總記得家裡的餐桌上,爺爺會買一些配菜回來,現在回想那時吃的黃黃像是三色蛋切成一片一片的東西,原來是魯熟肉中的「蟳粿」,但印象也僅僅於此。後來有一段時間到外地讀書,一直懷疑小時候吃的三色蛋為什麼現在都找不到了。

到現在都無法精確地說出,這間店是位於什麼巷跟什麼街的附近。每次總是需要找許久。

2.
重新認識「魯熟肉」,已經是研究所之後的事情的,但認識的原因始於,為了招待朋友而所做的功課,重新認識自己生活的地方,我每次靠的都是他人的眼睛(提問)。記得第一次吃到是晚上十點之後的事情了。
3.
當初我所找到的店面,記憶中的味覺不相符合,因此我們陸續的換了好幾家,現在這家店是舅舅找到的。這家店位於間的路旁,我到現在都無法精確地說出那是位於什麼巷跟什麼街的附近。

4
這家店的醬汁是目前吃過最令人驚艷的。印象最深的是,幾年前到那裡吃「下午茶」的時候,老闆介紹一位老人家給我認識,他說這位先生今年九十一歲,日治時期就讀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系,老先生還開心的跟我說,高中時他還有參加過甲子園的野球賽,就讀早稻田時亦是學校的野球隊。
老闆還在旁補充說,老先生每天都會來吃一盤魯熟肉並且配上一罐啤酒,老先生吃畢後起身,我趕緊跑去跟他握手致意,老先生說:「他要去文化中心看書了,他說每天他睡完午覺吃完魯熟肉(還有啤酒)就會去文化中心看日文書」,說罷我跟老闆表達我想幫老先生付錢之意,老闆連忙說噢~剛剛的客人已經幫老先生付完了,說罷老先生便騎著腳踏車前往圖書館,朋友說:「就算是他遇到九十歲還可以自行騎腳踏車來吃東西喝啤酒、騎去文化中心看書的老先生,他也想幫他付錢」。(近來再回到這攤吃的時候很小心的問著老闆,那位老先生最近還有來吃嗎,老闆甚是明白地大聲的說有,並得意地說老先生今年九十五歲了,剛剛才離開前往文化中心了。)
5.

與士哲到經常拜訪的魯熟肉店,再次遇到老先生,先生今年已經九十八歲了,當年是早稻田大學畢業,而且還打過甲子園!他現在還是持續着每天下午都來這裡吃一盤魯熟肉,配上三洋威士比加米酒,最後再加上一罐啤酒,然後騎著腳踏車到文化中心去唸書(日文書)。(但老先生今年聽力已經大不如前了,回想前幾年遇見時還會簡單的寒暄一下,這次老先生一直用手比着耳朵,略帶害羞的表達心意)。

與士哲、老先生合影,桌上飲料三洋威士比加米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