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2014.07.14 ~ 17 夏 【十二佃 動畫營】活動記錄 冠彰組

1. 從嘉義出發、火車上的遊戲
從嘉義上了火車之後,小宇為了解決火車上的無聊,他選擇坐在靠窗戶的地方看風景。約莫半小時開始覺得無聊,因此我開始跟他玩「丟(虛擬的)東西的」遊戲,一開始我們是從丟水果開始,例如我會說:「我丟了一種水果給你」,然後小宇就會以我丟的東西作回應,例如我丟了一根香蕉給他,他就會說我接到了,我剝皮吃掉;然後他可能會問我說我討厭什麼水果,當我回答我討厭榴蓮的時候,小宇就說我丟了一顆、兩棵榴蓮給你,然後我會發出阿~的慘叫聲,然後說我不敢吃~我不敢吃,或是說頭好痛噢~我們就這樣玩到了大橋站,期間丟擲了各類虛擬的水果如:蘋果、香蕉、榴蓮、波羅蜜、芭樂、甚至我們也丟了香腸、小籠包、飯糰等食物。
現在想想這個遊戲的好玩之處在於,必須隨時反應丟擲、或是被丟擲的各種物件,例如當丟來的是榴蓮的時候我就必須抱頭躲藏,但如果丟來的是小籠包的話,我便張開雙嘴準備迎接,我跟小宇不斷的在辨識丟來的物件,同時跟自己的經驗作交叉的判斷,敢吃、不敢吃;東西的形狀、硬度等,更有意思的是有時候是在丟之前他會問我問題,你不敢吃什麼水果,然後小宇就會一直丟,或是有時候我丟了個奇怪的東西給他時,小宇反而會停下來問我那是什麼然後討論一下。隨著遊戲的進行,我跟他開始了解彼此喜歡的水果或是討厭的食物,約莫半小時候抵達大橋車站,我們也結束了這樣的丟擲遊戲。



2. 關於課程
冠彰的部分

活動開始我先放映了〈2014 把冠彰沖掉〉



這部片子是昱伶、士哲、以及我三個為了這次的動畫營所拍攝的,有小孩看了很多次了,但待我放完第一次之後,孩子們都不斷地表達希望可以再放一次,因此我們前後看了兩三次這部片。
放完後,我很認真的告訴孩子說:「你們今天是來參加魔術營」,你知道嗎?其實我跟士哲都會飛行,我們靠的是一種魔術而飛起來的。但顯然小孩不太想信我這樣的發言,因此他們開始討論起「人為什麼可以浮在空中」,我還是告訴他們那是一種魔術,一種飛行的魔術。
小孩當然還是沒有那麼容易相信,因此我開始問小孩那你們覺得這飛行的影片是怎麼拍攝的,有小孩說是「動畫」、動畫?那怎麼做出來的?開始有年紀比較大小孩說:「應該是跳起來拍的」,就是跳起來然後拍照的,那「浮在空中前進又是怎麼拍攝的?」小孩說也是跳起來拍的只是往前移動一步然後拍一張,沒錯~你們說對了。
而我會不斷地說這是魔術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影像的開始,大家習慣從盧米埃兄弟開始想起的,他們兄弟最有名的事跡是在法國巴黎的十四號大咖啡館的地下室,放映了一段火車進站的影片《火車進站》,嚇得觀眾大呼小叫的逃離放映現場,因為觀眾以為對著鏡頭駛過來的火車就快要衝出螢幕撞到他們了。這是人們第一次面對每秒十六格的影像產生巨大的反應。很多人對於火車衝了過來都以為他們兄弟施展了什麼魔術。
當然那是對於第一次接觸到動態影像的人來講那是一種魔術,但如果現在播放這樣的影片,觀者非但不會嚇到,甚至大家還會覺得《火車進站》影片解析度太低不夠真實。但當初的盧米埃兄弟確實對於人類的視覺眼,施展了一個名為「視覺暫留」的魔術。
因此回到活動現場我,想要跟小孩談的「影格」如何透過與「視覺暫留」成為「影像」的,因此我放映了事先準備的影片〈桌上的黃色小鴨車〉給小孩看。


影片的內容有幾段分別為,正常的影片以每秒29.7格的速度播放、以及抽格後的影像分別有15格/秒、7.5格/秒、3.5格/秒、1格/秒的影片。
而上面所描述的影片分別從正常的速度、明顯看出影片有所停頓、到更明顯的停頓到最後每秒1格影像時,可以非常的清楚地看到單張影格的情形。而小孩也到目前為止知道影格越少的看起來延遲的就更明顯,當然每秒29.7張的影格對於一般的人眼來講那是連續的影片看不出單格的感覺。
但是隨著速率的變慢,單格的影像隱約的可以辨識出來,而我小孩開始玩起計算影格的遊戲,先放了一段影片然後讓小孩算這裡頭有幾張影格,每秒十五格的速度是一個極限,我跟小孩可以計算的速率是從每秒7.5格往下修的時候方可以辨識,而這個小鴨的影片總共是四秒,因此有小孩可以辨識出影片共有22~30的影格,這樣的數字是非常接近了。而小孩就在練習「動態眼」的過程中慢慢的把影像切成一片片的影格。

昱伶的課程
Monkey Jam
軟體官網 : http://monkeyjam.org/ 
上午由冠彰講完關於動畫的概念後,小孩看起來還不是非常清楚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於是,中午過後我便二話不多說,直接操做起Monkey Jam軟體,是一個用於逐格照片的串連軟體,拍的每一張照片可以即時看到前後畫面,也可以簡單的將照片直接形成影片。一開始我並沒有解釋什麼是Monkey Jam軟體,思考:經由小孩慢慢觀察我所做的事,再自己去理解一件事。
Monkey Jam接上網路攝影機後,小孩在投影牆上便看到自己的畫面,大家都感到非常驚喜,利用現場的物件 陶瓷魚,試著讓他們動起來,一張張拍起來再撥放。經過這樣的操作,小孩們看起來似乎都理解何謂一張張照片串成影片的概念。
逐格拍攝的動畫另一個說法是 : 把不想讓人看見的藏起來,不讓人看見,只給觀眾看到你想讓觀眾看到的東西。逐格動畫的特色可以說是不需要太多電腦製作,就可以製造出一件不可能的事,讓它發生。
影片播放
為了激發小孩的想法,於是我分別撥了四部影片:
1.Insane stop motion》兩個男生在自家跟馬路上進行飛行等超能力動作。


2.Neighbor》兩個鄰居以身體肢體動作對話、表達情緒。




3.《風景家》日本的藝術家的作品,這部片只有物件移動。
   https://vimeo.com/35794642

4.Sprint by PESPES是一家以逐格動畫拍攝廣告等短片的動畫公司。



每撥一段影片後便會停下來讓小孩猜那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是怎麼拍出來的?小孩有些猜得出來,有些則無法,小顆的球怎麼會滾到後來會變大顆的? 怎麼穿牆?怎麼樣滑行呢?……。在撥第一、第二部影片時,小孩笑得非常瘋狂,有高度的興趣;但當我撥《風景家》時,小孩的興趣看起來降低許多,一邊喊著好無聊,這部片相對前兩部節奏慢很多,沒有劇情,也沒有人的出現,但影片的節奏與東西移動的程度非常令我感到驚艷。《Neighbor》被要求撥三次,而《風景家》只看了兩分鐘不到大家便受不了。在隔天的下午,我發現小孩對於影片的喜好並不是那麼絕對。
在隔天下午,就是大家已經自己拍過影片後的下午休息時間,大家看起來都非常疲憊,有小孩一直拜託我撥影片,於是我便趁機再撥《風景家》導演的另一部作品《YAKENOHARA - RELAXIN' MV》,這時,有小孩連連發出驚嘆的聲音,並且看得很認真,大家就這樣將整部片給看完了。想必是由於自己開始進行拍攝感到拍攝是件困難的事,並且需要非常非常多的耐心與耐力,《YAKENOHARA - RELAXIN' MV》這部影片,有很多小東西同時在畫面中動,大概是佩服操作者的毅力與耐心所發出來的驚嘆聲吧。
YAKENOHARA - RELAXIN' MVhttps://vimeo.com/75963146

4. 關於小孩拍攝的影片
待昱伶講完後,我們便分兩組出門拍攝,之前來場堪的時候,是有預計七個建議地點給小孩,但是待昱伶介紹完後,兩組的小孩都只想選擇有樹蔭的,超級大榕樹樹群去拍攝,剛到那裡時,小孩在樹林中逛了很久,然後我們先抵達樹林中的廟宇休息一下,隨後喬喬便在那裡決定了第一個拍攝的影片,〈爬來爬去的毛巾〉,自己飛、或讓東西飛行幾乎都是小孩的希望,因此小孩決定讓毛巾先從遠方飛了進來,然後爬上了杆子上移動,然後越過了飲水機。
或許小孩是這樣認為毛巾如果沒有被晾在竿子上,就是在洗手台裡面,因此影片的最後毛巾是爬進了洗手台。



第二個影片,小孩是拍攝地上的樹葉

開始是由兩位喬喬開始動手的,開始前阿軻以及阿甄很認真地說他們想要負責場地的清潔,因此他們兩位便找來掃把開始掃地,一方面是把要拍攝地方的地掃乾淨,但一方面也是把要用到的樹葉集中在一起。而兩位喬喬便開始排樹葉,第一片葉子一直排到地五片葉子之後,我問說你們想排什麼?小孩想了一下,便說星星,以小單位的樹葉排列,幾何形狀確實是小孩容易想到的形狀。
兩位喬喬排了一陣子之後,原本在旁無精打采的小恩以及小容也分別的加入排樹葉以及拍攝的成員中,而原本有幾位不太感興趣的小孩,隨著一張張影格的建立,以及借用了相機的圓盤旋鈕進行影像的及時預覽,小孩開始感覺到樹葉會自己增生的趣味,因此原本只願意掃地的阿軻及阿甄也開始計畫等一下要拍攝的影片〈打飛冠彰〉。

而第二天有一半的小孩覺得太熱了,因此想要在屋子玩組合的積木玩具,碧枝家裡準備的積木是類似樂高類型的組合積木,但是其造型又比樂高簡單,是由幾個固定的形狀以及一種連結的方式組合的,過去的經驗,積木造型越簡單的話,小孩造形的創造力越能發揮,他們會以那些既有的形狀組合成各種的東西。


在跟小孩玩積木的同時,但有幾位說他們想要拍積木動畫,但由於裡面的空間已經被桌遊以及積木所排滿,幾位小孩便決定在外頭鋪著太空星系的桌布上拍攝〈星空前的積木〉,值得一提的是,這幾位小孩非常得有耐心,這個影片可是拍了整整一個上午兩個多鐘頭的影片呢。

5. 夜市
第一天的晚餐是跟小孩一起到夜市,出發前給小孩每人70元、大人80元,我們一開始遇到的攤販是「旗魚黑輪」,只有我跟士哲兩個人買,小孩沒有買,然後我們繼續走到路底,折返的時候小孩才開始說,逛完了。不知道是孩子還在觀察有什麼可以吃的,還是小孩想要謹慎的花錢。夜市逛了一半又過了很多,才有第一位小孩要吃晚餐。
第一個孩子是買「地瓜球」,自從第一句很好吃之後,其他的小孩也有許多跟進,再來他們買的是冰琪淋,因此有許多小孩是左提著一袋地瓜球,右手拿著冰琪淋甜筒在吃著。

但是無論是地瓜球或是冰琪淋,那都無法真實的飽足我們的胃,因此我跟士哲、昱伶繞去一旁的攤販,開始了吃起滷肉飯以及鮮魚湯,有幾位小孩看我們吃著滷肉飯配着魚湯,有幾位也點了幾碗丸子湯一起喝著,而小宇吃玩地瓜球以及冰琪淋後,還是覺得很餓因此又跟了阿哲一起吃一碗乾麵,但在點麵的過程小宇告訴我說,冠彰你可不可以陪我去點麵,雖然我一直鼓勵他自己一個人去點麵,但是小宇依然希望我可以在旁邊陪他。
吃完麵後小宇說他很想要喝飲料,我問他你想要喝什麼,他說他想喝木瓜牛奶,旁邊的小孩連忙說,木瓜牛奶一杯幾乎都要40元以上,便建議他說要不要買便宜的飲料,如紅茶或是珍珠奶茶之類的,但小宇還是堅持飲料一定要喝木瓜牛奶。待他跟同學討論完後,他看了向我說冠彰你可以再陪我去買飲料嗎?
我開始想著何以小宇買東西都需要大人幫忙點餐或是購買?是害羞嘛?還是撒嬌?

而吃完夜市返回的路上經過便利商店,小孩身上大都只剩下十來元,因此全部都蹲便利商店最便宜專櫃前,試圖把自己身上的零錢都花完。而小宇也來來回回櫃檯詢問剩下的銅板可以買到什麼?而我則是立於收銀台跟商品櫃之間,結帳前小宇希望我可以站在他的旁邊陪他一起結帳,我跟小宇說我都一直站在這裡,不用擔心。
小宇結完帳後,向我走了過來,然後對我說冠彰剩下的五塊錢給你,我用不到,我跟他先留著吧,但小宇堅持這五塊錢對他來講是沒有意義的,後來小宇給了剛剛一起吃乾麵的小孩,那小孩想了一下後,便拿出了「零錢包」把五塊錢收起來。
而我也在想小宇需要大人陪伴一起去進行交易,一開始或許會誤以為小孩害羞或是膽小,但當他把購物後找的錢給了出來後,我想到的是否小宇對於交易或是對於金錢的使用是比較不熟悉的。


6. 發表會 

小孩最後的發表會決定把我們這幾天的拍攝片段集合成一步影片,並為他命名為,

《 三天的大榕樹的大榕樹的大榕樹 




海報的繪製:







【相片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