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2014 夏【 屏東自助旅行】 (Day 3~4)冠彰組


日期:2014.08.06~08.07
教育者:冠彰、毓惠
成員:8個小孩,2個大人

Day 3  2014.08.06(三)
流程: 說故事 → 大潭墾丁快車 → 林邊火車站 → 朝洲轉公車 →  萬金 天主堂 → 最後一班公車 → 屏東 火車站 → 林邊火車站 → 計程車經過大賣場 → 回到香客大樓。

1. 萬金媽媽的故事
早餐完畢後,我跟孩子說了〈萬金媽媽〉(萬金天主堂)的故事。
這次跟士哲的故事配搭非常的貼切,我們兩位的故事剛好是依著屏東馬卡道族,尪姨在施法前的咒語:「赤山萬金庄,放索開基祖」開展的。「放索」是林邊,也是昨天去過的地方,而「萬金」則是希望今天小孩聽完故事後,想要去的地方。
故事說完後,小孩開始討論等等要去哪裡?絕大部分的小孩對「萬金媽媽」這個角色十分感興趣,因此我們很快地便決定,要去找「萬金媽媽」聊天,但是躺在床上的宸宸忽然說他不想去「萬金」,他想要去「竹田車站」。


2. 宸宸的難題
要不要先去萬金之後再去竹田呢?幾位小孩跟宸宸如此的建議著。不要~我不要~我想要先去竹田火車站,這時有更多小孩靠過來跟宸宸討論,一開始小孩先問宸宸想要去竹田車站看什麼?宸宸也只是回答:「我想去竹田車站」,我們試著猜測是否「竹田」這個詞念起來很有趣。因此再問宸宸是否想去看「有很多竹子的田」,但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樣,「我就是想去」。
開始有些不耐煩的小孩提議,想要用投票表決,但是在我們的活動中,我非常不喜歡採用投票去解決事情,因為我一直以為投票是一種多數的暴力,萬一我的想法是少數的那群,那不就一直沒有機會表達想法,因此我跟小孩說除了投票之外還有沒有什麼方法。
那就用「猜拳」的吧。一個小孩如是的提議,你覺得機率公平嗎?如果你輸了你會不會很不甘心?妳想把你的旅行交給剪刀、石頭、布決定嗎?提議的小孩歪著頭想著我連番的提問。
3. 附身者遊戲
小孩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氣氛有點僵了,開始有小孩對宸宸說可以快決定嗎?我們好想出去玩噢~可是如果一直這樣的話,我們哪裡都不能去了。想去萬金的小孩開始不耐煩了起來,我連忙低頭問宸宸,你要不要試著跟他們談談為什麼你想要去「竹田火車站」,不要~宸宸如是回應,那我可以幫你什麼呢?宸宸說:「冠彰你幫我跟他們講,我想要去竹田車站」。
習慣上如果有小孩受委屈來找我,希望我可以幫他責難另一方時,我都會這樣告訴他:「我可以陪你一起去找他,可是我希望你可以練習自己告訴對方,你的不舒服或是你的憤怒」,我不希望小孩把我視為是一個可以幫他「討回公道」的人,因為這樣的話,還是回到強勢欺壓弱勢(強小孩欺負弱小孩,然後弱小孩找我合體變成強勢的一方,來欺壓原來的強小孩),這樣的處理只是用更大的暴力來處理另一件暴力而以。
因此當兩邊的小孩懸殊不會太大時,我會建議被欺負的小孩練習告訴對方,他的難過與不舒服,但欺負那方要怎麼回應則是端看當下的情況了。
但現在的情況是宸宸只有一個人,加上他的年紀也是最小的,因此或許我有必要幫助他,但要如何幫忙才不會被其他的小孩誤解呢。
當下我想到一個遊戲,我告訴宸宸說:「我很樂意幫你的忙,但是這還是必須由你自己來講,但是我的肉體可以借你使用,使用的方法很簡單,你只要用手摸著我的頭,我就會變成你了,我就可以幫你告訴大家說你想要去竹田車站」。
於是宸宸以他的小手摸著我的頭,我開始說話了,我告訴其他的小孩說:「我是宸宸,我的手摸著冠彰的頭,所以我現在是宸宸,我要告訴大家,我想要先去竹田火車站」。
其他的小孩見狀,也開始過來加入遊戲,宸宸的手一時間鬆掉了,我連忙用自己的聲音說沒有人摸我的頭,所以我現在是冠彰,連忙的軻、香都摸著我的頭了,我開始一人飾演三角的說話,一邊以宸宸的聲音告訴大家說,我想要去竹田車站、我想要去竹田車站,一方面模仿小軻或是阿香。
遊戲開始發揮效果,原本覺得大家都不理他,快要哭出來的宸宸,開始笑著玩這個遊戲,我持續的用小孩的聲音認真地說:「我是宸宸,我想要去竹田車站~」
這時昊昊走了過來對我說:「如果我們先去竹田逛一逛,然後再去『萬金』呢?」,我連忙說我是宸宸好阿~好阿~旁邊小孩也加入說好阿,我們先去竹田車站看一看,然後再去萬金。這時候有更多的小孩也開口說他們願意先去竹田車站。
待小孩跟尚未表態的小孩確認過後,是否可以先去竹田車站再去萬金,全部的小孩都同意這樣的決定,因此我們在回頭跟宸宸談說,我們可以跟你一起去竹田車站嗎?這時宸宸表示可以出發了。
但我也在想何以宸宸堅持要去「竹田」呢?我想這個問題需要到達現場後才能明白。因此我們便出發了。
4. 竹田車站

屏東線的火車目許多小站都逐步的高架化,因此抵達竹田車站是在二樓,下樓梯後映入眼底的是無生氣的高架水泥建築,問了一下站務員舊的車站在哪裡後便前往,繞過工地穿過公園,首先抵達的是「鐵路倉庫」改建的文化館。
小孩們先到文化館看攝影展,但宸宸在我一旁緩滿的移動著,我問宸宸:「你有沒有想要看什麼嗎?」,只見宸宸開口說:「好熱噢 ~ 我們可以離開竹田車站了嗎?」,我看了指示牌舊站的主體建築還沒有到,看看指示方向是在前方,我跟宸宸說:「要不要一起往前走看看」。宸宸還是堅持說:「我們可以看一分鐘後離開嗎?」。


我開始回想早上跟宸宸的對話,宸宸早上還堅持非到「竹田車站」不可,但現在他卻提議想要看一分鐘後離開,我早上的推想應該是錯的,早上時候我還在猜想是不是宸宸對於「竹田」有他自己的想像,或是他對於「車站」有什麼樣特殊的情感,但現在看來可能是「他希望他自己的意見不要因為年紀小就被忽略,他希望自己的意見被大家看到」,簡單地來說他開始意識到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應該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
而想到這裡的同時我也在想,造城宸宸這樣的堅持,是否跟團體的「年齡差」有關,是否大部分的小孩年齡都是國小,只有宸宸尚是幼稚園,在這樣的環境下,是否會容易感到自己的意見容易被哥哥、姐姐們忽略了,或是我對於宸宸地聆聽是不夠的?

5. 潮州7-11等車
因為宸宸想不透為什麼自己的錢很快就花光了,因此毓惠在便利商店協助宸宸記帳,由於距離等車的時間還有很久,我也請阿芯、阿香等人開始記賬。



6. 抵達萬金天主堂




7. 轉車再轉車
走完天主堂後,孩子提議要去旁邊的7-11休息了,因此我們便往便利商店移動,萬金的便利商店外觀也許為了地景的考量,外觀也是相似天主堂的造形。

剛剛看公車站牌的印象,車子是七點十分到,但為了確定我打電話再去確認,電話中站務員說明再過半個小時最後一班車子,務必一定要搭上。雖然之前的自旅常常有搭乘公車的經驗,但是很難說明今天,搭上了一天只有幾班的公車到達目的地再離開,那是有多麼的緊張以及令人興奮。
車了公車後小孩都累了一路休息到屏東,在屏東轉運站急忙的裝了水後,便往不遠處的屏東火車站移動,急忙的買完票,稍坐等候火車的到來,而小孩也趁著空擋跑到火車站的便利商店購買晚餐,而這時宸宸一直跑來跟我說很餓~很餓~,我也顧不得遊戲的進行,「偷偷的」買了個小餅乾先給予他果腹。

抵達潮州火車站時大雨直落,時間加上安全的考量,當下決定破例的搭計程車,我們分成兩組離開,毓惠先帶著一批人離開,而第二組的計程車則是過了近十分鐘後才到,抵達時是一輛私人的轎車,原來我們到的時間已經相當的晚了,潮州九點過後就沒有什麼計程車了,因此九點過後的計程車都是當地人支援的。

到了車上司機大哥相當的體諒小孩,聽到小孩要去7-11買東西,連忙說要帶我們到全聯去比較便宜,司機先生還強調繞路不多收錢,到了全聯後碩、昊、軻很快速的就選好了要吃的晚餐(泡麵),但是安安卻開始在玩具區徘徊,一直問我哪一個玩具比較好,挑完食物的碩碩(安安的哥哥)走了過來,有點著急的跟安安說司機還在外頭等我們,不要再挑玩具了,快點選晚餐然後要離開了。而安安最後一邊哭一邊被碩碩拖著離開全聯。

Day 4  2014.08.07(四)


流程:起床 → 吃早餐  → 討論 → 前往東港  →  有一組小孩到麥當勞上廁所,另組去便利商店看玩具 → 安安被急駛來的車子嚇到 跌到劃傷了耳後 → 回香客大樓吃飯 → → 搭車高雄 → 嘉義 (解散)。    

   

8. 早餐

今天是自旅的最後一天,連續三天行走的疲憊以及昨夜一整夜的大雨,小孩跟我都累了,但一早我還是被早起的小孩叫醒。有些小孩已經迫不及待的出去吃早餐了,最後一天的早餐跟前幾天一模一樣,小孩都是選擇廟口自助餐,大部分的小孩選擇肉躁飯、肉粽、配上老闆免費奉送的麥茶,很高興的是因為偏僻的關係,讓小孩有機會嘗試其他類型的早餐,而非美而美系列的三明治、漢堡。

9. 前往東港
吃過後有兩個選擇,一是前往東港、二是回去香客大樓休息,大部份的小孩都想要用剩下來的半天在前往東港走走,但是小孩芯卻堅持想要回去香客大樓休息,而不去東港。

我:妳覺得很累嗎?
芯:還好。
我:那你有想要去其他的地方嗎?要不要跟大家討論一下?
芯:沒有ㄝ~我沒有特別想要去哪裡,我只想回去香客大樓?
我:很熱嗎?還是?
芯:不會阿。
我:還是妳不想花車錢,妳想要把錢留下來買東西嗎?
芯:(點頭)。
我:可是其他的小孩都很想去,我自己也非常想去ㄝ?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忙妳,小孩昊昊跟毓惠也同時說:「如果我幫你找車錢的募款、或是讚助呢?」後來毓惠跟昊昊掏出了十元支助芯車錢。由於我自己也非常想去東港走走,因此我也讚助芯十元,確實時間所剩也不多,加上很多小孩都很想去,因此後來才會有讚助芯車錢的方式出現,如果可以的話我倒希望可以讓更多的小孩一起討論這件事。

10. 十分鐘後
抵達東港後,我們沿著下車地點開始往前走,由於有些許的小孩說想要上廁所因此我們在前頭的麥當勞停了下來,並分組去上廁所,而就在此時,安安跑來跟我還有毓惠說:「我想要去對面的7-11」,可是我們等等會去高雄的7-11,為什麼一定要現在去呢?如果我們現在先去東港的魚市場逛逛,等一下再去高雄的7-11呢?
安:我想要現在去,如果沒有去看看也不知道有沒有不一樣阿
我:好像很有道理,那你覺得需要多久的時間,需要很久嗎?還是?
安:不用很久,一下子就好了。
我:那十分鐘可以嗎?
安安隨後便跟毓惠以及幾位小孩去便利商店,只留下了我、昊、軻、倫等幾位。
我趁機問了一下為什麼你們不想要去便利商店阿?
倫:7-11 都比其他的地方還要貴。
軻:他們可能想要買玩具吧。
而就在我們還在想為什麼他們要去便利商店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毓惠打來的,電話中毓惠有點急忙地說:「冠彰我們有小孩受傷了,你可以把你那邊的小孩帶過來便利商店嗎會合嗎?」。
到達便利商店後,發現毓惠正用小方巾用力地壓住安安的耳後,詢問了事情的經過大致如下:「我跟毓惠在麥當勞分成兩組,一組是去7-11,一組則是留在麥當勞等待的,7-11組前往的過程中,安安被緊急剎車的機車嚇到因而跌倒,而受傷,但毓惠當時正轉頭看著小孩過馬路,因此事發的當下並沒有看到」。請毓惠把方巾拿開後發現傷口有點深,已經不是我隨身帶的醫藥箱可以處理的程度,在跟毓惠討論的時候7-11店長也來了,跟毓惠討論完後送醫院,還好醫院在7-11的隔壁而以。
到醫院急急忙忙的跟護士說明並快速地填了表格,然後通知家長,不諱言的拿起電話要打給家長時我有點緊張,畢盡家長開心的把小孩送來參加活動,但是卻受傷了,我很難預測家長的反應,雖然知道安安的爸爸、媽媽是個性很好也很開明的人,但老實講真的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電話接通後,跟安安的父親說明了情形,很感動的是,並沒有被責難,反而還受到他的安慰。而事後腦海不斷地浮出當初我跟家人說,我想要開始戶外活動的時候,家人的擔憂以及勸阻。
11. 吃藥
這要是消炎、以及止痛的,建議飯後先吃一包。這是醫生對於安安傷勢的交待。
回到廟前的廣場小孩們開始吃中餐,而我也快速的把便當吃完,便開始跟安安進行先一下吃藥、我不想吃藥的對話了。
跟安安談了許久先吃完這包藥對你的傷口會比較好,但是安安很堅持要很難吃,尤其是粉末狀的進嘴巴之後會很苦,因此我們開始跟他討論如何吃下那口藥。如果你先喝半口水,然後我幫忙你把藥粉倒進去,然後再喝半口水,然後快速的吞下去呢?不要~那還是很苦。
那如果我們先把藥粉倒進去茶裡頭,然後快速的把茶一口喝光呢?不要~不要~這樣藥就變多了,我喝不完,那會很苦(聽起來很有道理,看來我的提議是很笨的方法)。
那該怎麼辦?這時昊昊從一旁走來,手裡正拿著洋芋片吃著,我提了一個更笨的方法,安安如果我把藥粉倒在餅乾上,這樣配著吃呢,安安說我要吃洋芋片,但是我不要吃藥,藥很苦。好那如果我們用雙層餅乾夾藥粉呢,說著我開始把藥粉到在餅乾上,並拿著一塊更大塊的餅乾壓在上頭。
安安說:「我要自己吃,說著伸出手來準備拿餅乾,一邊說我要把藥粉倒掉」傷腦筋~我跟安安說:「不然我們上下再增加一塊餅乾好了,變成雙層餅乾藥粉餡」,我一邊把餅乾疊上去,一邊作勢要把多的藥粉吹掉,跟安安說至少你先吃一口啦,說不定真的很好吃噢~而昊昊也走來跟安安說:「吃完藥如果很苦的話,我再給你多吃幾塊餅乾」,所以先吃藥吧。
從拿出藥包到安安吃下去,前後約莫快半個小時,總算吃下去了。餵小孩吃藥我好像還找不到比較好的方法,傷腦筋。



12. 後記 跟孩子的對話

昊昊


我:昊昊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
昊昊:馴服了許多弟弟妹妹,我高中的時候就可以來這裡當你的助教了。跟嘉義自旅的比較,嘉義的經驗就是平平很順,但是這裡就是高低起伏很大。




我:你還剩多少錢
芯:兩元。
我:這次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有哪些?
芯:去尋寶、找萬金媽媽,你騙人因為你說萬金媽媽都在那裡,
我:還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芯:我們都要坐車坐很久,要去一個地點都要一直轉車一直轉車,
我:你覺得跟「自助旅行」跟「動腳動手」有什麼差別?
芯:有住宿,另外動腳動手好累噢~因為你們都會安排很長的路線,但是自助可以自己決定要去哪裡,因此不會那麼累~另外「熬夜」也很好玩。我們晚上會玩「躲貓貓」,我們會先把全部的燈都關起來,然後拿著手電筒去找人,還有玩「UNO牌」、以及寫東西。
我:那你會不會覺得一個人在外面過也很恐怖?
芯:不會阿。因為有很大的房間、有很多的小朋友。
我:你會不會覺得這次練習使用錢會很難?
芯:不會阿、因為破產了可以再跟你借錢阿,就可以不用還阿~
我:那這次的自旅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芯:住在大潭那裡很偏僻。可是那裡的人看到我們,吃的就會算很便宜,可能因為我們是小孩。我們要自已自助,他們可能覺得哇~很好阿,所以就會算我們很便宜。另外下次我想要去別的地方玩。我希望時間可以再長一點,四天有點太短了。
宸宸
宸宸畫的公雞
我:你剩下多少錢?
宸:我沒有剩下錢,你看我的皮夾都空空的。
我:你覺得這次自助旅行最好玩的是什麼?
宸:熬夜,因為可以不用睡覺。
我:這幾天你覺得哪裡最好玩?
宸:萬金。因為可以去看「萬金媽媽」。但是冠彰你騙人,你不是說「萬金媽媽」還活著,那為什麼他一直站在那裡都不動?為什麼他的腳不能動?
我:會阿~她會站在那邊聽我們講話?那這幾天吃到什麼東西最好吃?
宸:可樂冰、燒肉飯。
我:那這一次會很累嗎?
宸:不會。

安安

我:你覺得這次自助旅行會很累嗎?
安:會,因為都沒有睡飽。
我:你現在剩多少錢呢?
安:31元(但是我都捐出去了,不給冠彰)。
我:你覺著這次哪裡最好玩?
安:萬金媽媽還有她金色的頭髮,
我:那你會覺得每天的零用錢會不夠嗎?你覺得我要給你多少才夠?
安:一萬。
我:平常媽媽或是爸爸會給你買玩具嗎?
安:不會~(後來問爸爸、媽媽其實都有買噢~)
我:那你覺的玩具很重要嗎對小孩來講?
安:因為玩具可以讓小朋友玩得很開心。冠彰幫我跟爸爸講。
我:講什麼?
安:我要買玩具。
我:那你想把這次買的玩具放在哪裡?
安:放在保險箱裡
我:這次你沒有最喜歡吃的零食?
安:棒棒糖、口香糖。
我:你不是說棒棒糖很難吃,吃起來想藥一樣?
安:那只是有一支很難吃而已,其它的都很好吃。
我:你有沒有什麼心得要講的?
安:我要時間再長一點,我要十天。
我:十天的話我可能會累死,累的跟狗狗一樣。

阿香

我:阿香你剩多少錢?
香:我剩0元。(其實是剩下八塊錢就全部給哥哥了)。
我:這次你覺得去那裡最好玩?
香:萬金。
我:那你會不會覺得一個人在外面過也很恐怖?
香:不會阿。
我:你覺得這次的旅行會很累嗎?
香:不會。
我:你覺得會一直吃不飽嗎
香:不會~因為可以一直吃零食很開心。
我:那媽媽會給你吃零食嗎?
香:一點點。
我:那媽媽知道你吃那麼多零食會生氣嗎?
香:不知道~

阿倫

我:你剩多少錢?
倫:都沒有了。本來剩兩塊錢再加上妹妹的八塊,有十元然後我就把他花掉了。
我:你覺得什麼最好玩?
倫:我覺得第一天最好玩,在大潭裡面找東西。然後我覺得去萬金最無聊了。
我:是因為是教堂嗎?如果你去廟會覺得好玩嗎。
倫:我覺得去廟也很無聊。因為我對武器有興趣,但是我對廟沒有興趣。
我:你覺得會很累嗎?
倫:不會阿~但是時間太短,但是好好玩,因為什麼都可以自己來、自己決定。
我:你覺得錢會太少嗎
倫:不會阿我覺得剛剛好,還太多了。

碩碩





我:你還剩下多少錢?
碩:0元。
我:我知道你後來是捐出去了,那你是捐多少出去阿?
碩:1元。
我:這幾天的活動你對什麼印象最深刻?
碩:壓到壁虎蛋、萬金天主堂、聖母瑪麗雅。
一旁的芯問:你覺得萬金媽媽漂亮嗎?
碩:一直狂笑 (不知如何回答)
我:你覺得在教室跟在室外的課程有什麼差別?
碩:你在外面比較瘋狂。
一旁的芯問:你對大潭的哪裡比較有印象?
我:柑仔店。
一旁的芯問:那如果是7-11跟柑仔店比,你比較喜歡去哪裡?
碩:差不多。各有好處。
一旁的芯問:你對香客大樓有什麼印象?
碩:壓到壁虎蛋,感覺很噁心黏黏的。
一旁的芯問:如果你有那顆蛋,你想不想要養壁虎?
碩:這什麼問題~不想阿。




【相片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