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2015.02.02~05【新竹自旅】記錄

文:劉家蓁
整理:冠彰
二月二日中午,在新竹光合工作室(位於六家高鐵站附近)會合了兩群人,一群來自台南,另一群則是在地新竹,14個小孩、一個國中生和四個大人的相會,即將以光合工作室做為落腳處,向新竹風城伸出探索的觸角,感受風、遇見人、走在這片土地上,一份獨特的旅行,即將輕展開來。
這趟旅行,實在有點不一樣。究竟什麼是「自助旅行」?有過自旅經驗的舊小孩,或許有點感受了;初次前來的新小孩,可就一頭霧水了。我們這趟自旅,大概就像百變怪吧,沒有規劃好的既定行程,沒有表定的時間,沒有非得長成什麼樣,一切都透過大夥兒一同討論、做出決定,來讓這隻百變怪慢慢有了形狀,有了色彩,有了味道,成為可能。稱得上限制的,大概就只有旅費了,這四天,根據可以旅行的時間來做配置,小孩各自有一百五十元、兩百元、兩百元,以及七十元的旅費可自主使用,這旅費包含了當日所有的開銷,例如三餐、交通費等,小孩得試著好好分配,經營自己的旅行。

另外,冠彰和士哲會在每日的開始準備個故事,給出小建議,讓新竹一些不容易被小孩注意到、但很有意思的地方,有一些被看見的機會,至於小孩最後想不想去,那就一樣得付諸討論與決定了。再交給小孩三份新竹地圖(公車圖、鐵路圖、飲食地圖)後,大人所能做的事就沒多少了,不妨就讓出位置來,讓小孩帶領著,一同出走。


這四天,自第一天下午起,我們分成冠彰組及士哲組分頭旅行,冠彰組的大人有冠彰和家蓁,小孩則是阿恩、阿叡、阿昀、阿妗、阿妘、阿愷。先來看看我們四天下來的新竹百變怪最後長成什麼樣了,再來一起好奇,看看我們一路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好玩事。
DAY1:南寮漁港
DAY2:東門城 → 城隍廟 → 電影博物館
DAY3
:內灣老街
DAY4
:頂好

Day1
(1)
籤詩

和小孩說明完了這趟新竹自助旅行,也發下了旅費及地圖,該怎麼開始旅行的第一步,好像還是有點茫然,於是,冠彰拋出了精彩的引子。冠彰拿出了到嘉義城隍廟求的籤詩,每組各有四張,每張籤詩都回應了冠彰所問的一個問題,有兩張是「去哪裡」,另兩張則是「做什麼」、「吃什麼」,冠彰和士哲一一朗誦,也用口語一點的話解釋著詩句,讓大夥兒一起猜想,究竟城隍爺在告訴我們些什麼呢?和這趟旅行的開端又有些什麼端倪?在熱絡的討論下,做為依據的三張新竹地圖,不再只是標註著無意義地名與食物字眼的載體,開始在小孩腦裡盤旋迴繞了起來,在試圖發掘他們和籤詩意涵連結的過程中,地圖活了過來,新竹這地方也越來越有意思了。對了,如果還想知道更多訊息,也可以直接到新竹城隍廟親自去問喔,就這樣,旅行開始。



(2) 走失
我們這組在籤詩中猜想了好多好吃的食物,那究竟哪裡會有這些東西呢?有小孩提出南寮漁港那裡有很多吃的,於是,我們決定出發。
地點決定了,該怎麼去,成了問題。我們在六家高鐵站詢問了服務人員,最後得出了方法,先到新竹火車站,再轉15號公車坐到南寮,走一小段路就會到南寮漁港了。大夥兒胸有成竹的前進,但沒想到這段移動的過程,倒也出了不少插曲。
在準備出新竹火車站的時候,跑在前頭的阿叡、阿昀、阿愷率先搭上了電梯,上了二樓,隔著玻璃門說會在上頭等著,但當我們五人等到下一班電梯隨即上去時,卻不見人影。冠彰和家蓁輪流分頭找了幾個可能的地方,依舊沒看到人,最後這三個男孩才從車站裡跑出來,和我們會合,兩個大人和五個等待的女孩說著:「你們去哪裡了?還以為你們不見了!一直在找你們呢!」這三個男孩則回著:「是你們不見了吧!」阿叡、阿昀、阿愷原本打算等我們的電梯上來,在外頭大喊「出來!出來!」的,但似乎是等錯電梯了,兩方剛好錯過,這一個烏龍,大家都捏了把冷汗,於是冠彰和家蓁和阿叡、阿昀、阿愷聊了會安全性的問題,大夥兒才又繼續前進。這經驗中十分特別的是,大人在著急與緊張之下,很容易就會有情緒,並將情緒投射到小孩身上,或許是基於為他著想的責罵與嘮叨,或者是打幾下手心,威嚇著下次不可以再亂跑。遇上這種走失的情形,能不帶有焦慮的情緒是困難的,但聽到他們說著:「是你們不見了吧!」讓我們有了換位思考的機會,小孩也和我們一樣焦慮,對他們而言,又何嘗不是我們七個人走丟了呢,於是如何平穩彼此的心情,討論之後能怎麼避免這樣的情形,是我們更願意去一同嘗試的。
當然,小孩儘管願意嘗試,也未必馬上就能調整好,一發現有趣的事,就又想往前衝了,要知會大人一聲這件事壓根兒就忘了。在這次旅行,阿叡、阿昀、阿愷出現了幾次不見、找到、不見、找到的情形,這對大人與小孩都是困難的挑戰,我們仍在一同學習。
(3)  7-11
轉公車的路上,經過了一家7-11,這地方似乎總能輕易吸引小孩的目光,並激發起購買的慾望,女孩們多會撥出少量的錢,買一些想吃的糖果;男孩們則緊緊圍聚在玩具區旁,特別是阿叡和阿昀,玩具們似乎像個巨大的黑洞,把他們深深吸進裡頭,這一眼,讓他們第二天的旅行,過得和其他人很不一樣。

(4) 南寮漁港
好不容易搭上15號公車,到了南寮漁港。一下公車,就感受到新竹風城果然不虛此名,又在漁港旁,確實是「風真透」,髮絲紛飛,不得不瞇著眼,兜著小孩把外套穿上。走沒幾步,小孩的目光瞬間被一隻大章魚造型吸引,直往章魚頭攻頂,爬上爬下,玩得十分開心,好一會兒才又開始前進。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一整排的攤販區,果然賣著好多好吃的食物與海鮮,感謝城隍爺,引我們來這裡大飽口福,這下晚餐有著落了。

小孩邊走邊買,也不忘精打細算著自己的旅費,練習殺價,攤販的叔叔阿姨都很熱情,常算小孩便宜一些,或者多加一些份量,還不時讚許小孩好有能力,小孩開心的分享:「叔叔、阿姨對我們好好,算我們好便宜啊!」感謝這幾日遇上的賣家們對小孩的善意,讓小孩能在大家的協助與溫暖的氛圍下去嘗試、成長。當大家幾乎都被美食吸引時,阿叡、阿昀、阿愷對於射氣球的遊戲則更感興趣,阿昀和阿愷各玩了一局,旅費也幾乎沒了,最後阿愷還不得不破例預支隔日的錢,做為回光合的車費。看來錢的使用,對於這三個小孩,會是這次旅行上很大的挑戰。

攤販區旁有個漁市場,我們也一同走進去繞繞。阿恩買了喜歡吃的鮪魚糖,並分享給大家。大家慢慢的走,停在感興趣的攤販前張望,我們看到了好大好大的魚蛋,也看到了不少蛤蠣、螃蟹、不同品種的魚等,有時候小孩會因為好奇,自然的向商家問起話來,或許對話短短的,但學習已從中發展。我們繞出漁市場,到一旁的港口邊看海、看漁船、瞧瞧路上的木頭、爬到一個造型特殊的框架車上,我們也坐下來讓身子停一會,隨意的聊天,在漁港邊,有好多事可以做,也可以什麼都不做,就吹著風,任時間流淌。

回程公車的時間再一會就到了,我們開始盤點著零錢,有的小孩發現不夠,打算去和商家換錢,有些小孩先跑回漁市場,但或許是沒和那幾家商家買過東西,又或許要換的零錢太小了,所以被拒絕了幾次,其中一些小孩跑到更遠處去問,終於順利換成功了,但還有一些人,則是怎麼都換不到。最後我們決定回到攤販區,那邊有家賣炸類的店,我們一行人大概就有三、四個人在那邊買,老闆應該比較願意吧。果然老闆和老闆娘十分親切的答應了,讓幾個小孩都換了錢,還給每個小孩子一個糖果,阿恩也主動拿出自己買的鮪魚糖分享給老闆和老闆娘,表示自己的感謝,帶著滿滿的祝福,我們乘著夕陽,踏上回程。

(5) 站前廣場
一行人在新竹火車站附近又買了草仔粿、芋粿巧、蔥油餅等當晚餐,月色映著我們,我們在站前廣場吃了起來。等等,月色?突然有人想起了今天早上抽到的籤詩,詩上說有個大大圓亮的東西,我們一直以為是某種食物,難道其實是今晚的月亮嗎?詩上還說我們今天去到的地方,自然會有人給我們東西吃,這一下午的旅行,我們受到好多幫忙,買東西都特別大份也便宜,在南寮漁港還拿到好多糖果,大夥兒都嘖嘖稱奇,城隍爺真是太厲害了,原來真的都被他說準了呢。


DAY2
今天一早,士哲先為我們說了新竹新埔義民廟和土牛溝的故事,詳細的故事,在這裡:http://goo.gl/a7m0zl

雖然認真的聽完了故事,但我們這組小孩最後的討論卻和這故事不太有關,依舊和哪裡有食物較有關聯,以及受了另一組小孩去過城隍廟回來的分享,於是決定今天換我們去。參考了地圖,我們打算今天就在新竹市內繞繞,出了車站後,先去看看東門城,再順著路走到城隍廟。
(1) 7-11
今天最先去的地方,是7-11,小孩們照常買了些小糖果,其中,阿叡、阿昀不一樣,他們瞄準了昨日就已經看好的玩具位置,直奔而去,拿了玩具,期待又興奮的打算跑去結帳,兩個人各買了一個彈珠超人,價位各是一百出頭,超過他們今日一半的旅費,這花的錢可不小,家蓁和他們確認了幾次是否要買,並討論了買了後,今天的三餐和交通費會變得十分拮据的可能性,阿叡和阿昀說:「只要買了這個,今天就滿足了!」並表示他們知道自己可能會餓點肚子,但很值得,因為長大後,平常很少有機會可以買玩具,所以真的很想買。後來一聊,這才知道他們從昨日就在計畫著合資,並累積昨日的一些餘錢和今天的旅費,要拿來買這兩個玩具。

這次的自助旅行,對阿叡和阿昀而言,是否已經準備好能感受旅行了呢?或許還沒有,他們尚在練習,練習和自己被壓抑的慾望共處,這次旅行對他們而言,更像是慾望的出口,彷彿閉氣久了,難得有機會呼吸空氣,怎能不先大口呼吸個幾次,感受空氣充滿肺的滿足感呢?要能逐步適應,並達成吸吐的平衡,許是需要機會與場域去慢慢累進的吧。做為拓展經驗的一環,阿叡和阿昀仍舊能在旅行中學習些什麼,例如花錢的快感、挨餓的滋味等,在一路走過後,先有了感覺,等到更有能力完整的思辨後,才能真正自主的去拿捏出自己在乎的價值與平衡。

(2) 東門城
到了東門城,我們在這裡停留了好一會兒。在城門的舊石座東瞧西瞧,也走進城下的地下道一探究竟,最後則走到東門城的階梯前坐了下來。家蓁和小孩講了些城和城門的故事,冠彰則拿出明信片,畫了起來。小孩看了,也都想畫了,紛紛拿出空白明信片,畫著他們眼中的東門城。這些明信片,讓小孩紀錄著在旅行中所發現的有意思的東西,以及任何心情,最後將在第三天晚上丟進故事箱裡,兩組人一起交換明信片,分享旅程。

(3) 城隍廟
我們接著往前,來到了新竹城隍廟。還沒走到廟前,就被一路上的美食吸引了。小孩紛紛掏錢,買了另一組小孩大力推薦的吉吉棒(鴨蛋糕)、燒麻糬,再往前搜尋好吃的午餐。來到了新竹,就想吃看看米粉和摃丸,我們就近在廟前找了家店,品嘗新竹的在地味道。
  

吃飽飯,這才走進了城隍廟參拜。我們發現了喜怒哀樂四大捕快,觀察著不同的表情,邊走邊張望,這時,廟中央的一張桌子旁所進行的儀式,吸引了每個小孩的注意力。原來有位道士正唸誦著佛經,旁邊則站著家屬,拿著香,遵照道士的指示鞠躬,這是個超渡儀式。這可引起了小孩的好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在做什麼?小孩圍在一旁屏息觀看著,偶爾忍不住問出聲「你們在做什麼啊?」儀式中的人沒有人可以回話,冠彰和家蓁陪小孩看了一陣子,才把小孩兜到一旁,聊聊小孩的疑問。廟裡,有好多文化與故事,禁忌與禮儀,生活的離廟越遠,就越難理解這樣的脈絡,顯得生疏,幸好我們都還有著好奇,好奇能成為那條連結,消弭距離,拉近關係。該如何觸發好奇,藉由旅行與走路,或許是最自然的方式。
  

 
(4) 電影博物館
已經到過了早上討論出來的城隍廟,小孩這下哪裡也不想再去了。其中有一個大因素,是因為小孩的錢幾乎都花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交通費及少少的晚餐錢,一來小孩覺得沒有足夠的錢到下一個地方玩;就算到的了,也沒有辦法再買任何東西,因此就連北門老街已經在附近,小孩也一點都不想去,因為去了也買不成任何吃的,乾脆不去了。旅行與消費的連結性,在這群小孩身上十分明顯,如果無法消費,那不如回家,回光合。

但時間實在還早,才兩點多,冠彰和家蓁便兜著小孩是否再到哪裡走走,相信會很有趣的。最後看著從旅遊服務中心拿來的新竹市地圖,才決定再走去附近的電影博物館瞧一瞧。到了電影博物館,問了裡面的人,發現需要門票,雖然才幾十塊,但對這群小孩可不少,於是小孩堅決表示不進去了,但也不願再走了,只想回光合,偏偏外面飄起了細雨,於是就坐在館前等待。
(5)
不願再旅行
等待、等待。阿叡和阿昀在一旁玩著今早買來的彈珠超人,阿恩、阿妗、阿妘、阿愷則不時說著想回光合、隨意閒聊,起初心情都還好,但當雨下久了,不耐的情緒也醞釀了起來。阿愷提議「這雨下的好小好小,幾乎沒下了,可不可以走了?」阿昀則說「雨還沒停不行走!我不喜歡被任何雨滴到身體。」這下倒成了想走卻走不了了。大夥兒又等了一會,但實在忍不住了,阿恩、阿妗、阿妘、阿愷都覺得這雨沒什麼,可以走;但阿昀完全無法接受,阿叡則和阿昀同進出,所以一直達不成共識。後來阿恩、阿妗、阿妘開始幫忙想辦法,例如阿恩打算把自己的雨衣借給阿昀,有人想出可以讓阿昀走在中間,旁邊兩人幫忙擋雨,或者和冠彰借帽子,但阿昀完全無法妥協,甚至有點生氣了,覺得不被理解,他就是很怕雨,很怕、很怕。後來冠彰和阿昀聊了一會,說走到車站的路很短,一下子就到了,也會幫忙他,等了一會,阿昀願意試試。家蓁幫忙把外套包住阿昀然後幫忙多少擋點雨後,一行人才終於開始前進,波波折折的,回到了車站,回到了光合。

DAY3
今天的開頭,則是由冠彰為我們說關於新竹冥漠公廟的故事,詳細的故事,在這裡
(01) 內灣老街
在討論下,我們這組仍舊沒有去故事所述的冥漠公廟,而是循著一貫的風格,選擇了一樣有許多美食的內灣老街,但不同於前兩天,這下可終於跑到比較遠的地方了,我們從六家坐到竹中火車站轉車,再一路到達最末站,內灣。

內灣老街果真合了大家的胃,充滿各式各樣好吃的東西,才剛出車站,大夥兒就吃了起來。炸野薑花、杏鮑菇、烤香腸、雞蛋冰、黑糖糕、野薑花粽、擂茶等,一攤吃過一攤,還有不少古早童玩店,也十分吸引小孩目光,逗留許久。其中有家充滿稀奇古怪生物的幻多奇博物館,阿昀好奇的不得了,但看了看門票近八十元,來回踱步了好久,最後決定在外頭看看就好,不進去了。雖然每次經過,就會再駐足好一陣子。看來阿昀對於慾望的拿捏,或許是自有一套準則的,並非被慾望拉著走,只是玩具的吸引力太大,或者在他的評估下,餓個幾餐就能買到玩具,才是比較划算的事呢。經過內灣戲院,我們也去踅了一會兒,感受過往的風情。

走著走著,我們想起了身體不舒服不能來的阿愷,為他覺得好可惜,於是大夥兒決定就手上所剩不多的餘錢,扣掉回去的車錢和晚餐,集資選個禮物給阿愷。最後參與集資的有三個女孩和冠彰及家蓁,阿昀和阿叡剩的錢實在太少了,決定不參加。我們一起逛了幾家店,最後挑了個搖一搖會發出有趣聲響的玩具以及一個糖果,打算做為神秘驚喜。

走路的過程,發現了一個神祕的隧道,家蓁說會不會像神隱少女一樣走過去就變成豬了呢,小孩半信半疑,說著不可能,但又有點擔心,在有點刺激的慢速前行下,我們通往了內灣國小。這學校真美,除了十分有特色的彩繪動物雕像外,我們還在校園裡頭發現了一個好酷的樹屋,裡面放了不少書,是內灣國小的基地。再沿著學校邊走著,一路蜿蜒,我們來到了內灣吊橋。在吊橋另一端的樹下、涼亭裡,玩起了不少遊戲,直到天色慢慢黑了,大家才意猶未盡的打算回頭。
  


回到內灣火車站,這才發現,原來這裡的班次並不多,我們剛錯過一班,下一班要再等一小時。這下可好了,我們攤坐在火車站內,小孩開始陸續哀嚎著「好餓!我快餓死了!」原來一下午陸陸續續吃的東西,還是撐不到晚餐時間,連大人也慢慢開始餓了,實在沒吃飽,但沒剩下什麼錢了,除了車錢外,早就拿去集資買阿愷的禮物。看來,挑戰這才開始。
在這種時刻,出現了一些溫馨的舉動。例如幾個女孩身上還有些零食,便拿出來和大家分享著吃。但在這種時刻,也會出現一些瘋狂的舉動。阿昀和阿愷打算執行苦肉計計劃,看看外頭的老街商家會不會幫點忙。兩個跑出車站,家蓁也跟了上去,結果因為時間晚了,商家關了不少,剩下沒幾間,阿昀和阿愷找到了一家麻糬的試吃,便在那裡吃了起來,把試吃盤吃完了,幸好商家了解了他們的處境後,很是體諒,直說沒關係。好不容易火車快來了,才又一起回到車站,大家一起互相扶持的回到光合。

過程中,我們又討論了錢的使用,和小孩一同想清楚了錢的流向,特別是那些顯得特別餓的小孩,後來發現,或許是內灣老街這樣的觀光景點,東西還是太貴了;有些小孩則確實是食量比較大了些;兩個大人則是挪了一部份旅費買了特產。特別感謝第三天晚上送來食物的家長們,真是冠彰組的及時雨。



2. 故事箱
晚上,我們把這三天繪製的明信片丟進故事箱內,期待著會抽到誰的、上面又會畫著什麼樣的故事,在士哲的主持下,謎底將一張張揭曉,被抽到的明信片,畫的人要介紹上面畫的內容,抽到的人,也能因此換得了一個故事。故事箱的活動,要不要參與,小孩可以自己決定,有興趣的就來,沒興趣的可以不用參加。結果大部分小孩都聚攏在箱子前,顯得既興奮又期待。表達自己、看見別人,小孩們或許多少也揉入了對於這次旅行的情感,透過一張有重量的卡片,分享開來。

第四天因著時間因素,小孩帶著旅費七十元就近到光合旁的頂好採購一番,便告別了這次的旅程。下一次自旅,又會是什麼樣呢?我們只知道,又將會是不一樣的精彩旅行。一樣會遇上許多好玩事,一樣也會有不少麻煩事,每次的不一樣,都因獨特而美、而令人懷念,而結伴同行的大人與小孩,也將在一次次的經驗中,型塑成每一次改變的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